水蛭吧

蚂蝗主要的作用是?

      编辑:水蛭       来源:水蛭吧
 
蠕动不止的蛆和吸血水蛭可以说是令人感觉恶心吧?可是这些看起来令人讨厌的东西却可以用来治病。生物疗法曾一度盛行,后来由于科技 的进步这些土方法慢慢就被弃之不用了,在科技十分发达的今天,专家们又开始关注生物疗法,相关的研究也纷纷出炉。 在好莱坞电影故事里蛆成了真正的英雄 这是一个人们熟悉的好莱坞电影故事。 在一个大风雪天,一架飞机在贫瘠的山坡上失事,受伤的飞行员痛苦不堪,情况非常危急,但是预料中的救援让那个飞行员死里逃生———医生从他受伤的部位剪开 破烂的棉布,近镜头:飞行员被撕裂了一大块肉,露着白骨,上面挤满了上千只扭动着的蛆! 可是,不要说这些小东西让人恶心,其实,这些蛆才是真正的英雄,正像医生后来所做的解释,这些蛆吃掉了坏疽,从而保住了飞行员的这条腿。 尽管看上去与21世纪的科学格格不入,但是蛆虫疗法还是卷土重来 其实,好莱坞影片只说对了一半。 在几个世纪前,蛆就已经被用来治疗伤口感染,从滑铁卢战役到索米战役,以及美国内战时期,蛆的治疗作用就被战场上的外科医生发掘利用。 由于20世纪初抗生素开始广泛使用,用蛆治疗伤口的方法被废弃。今天,尽管看上去与21世纪的科学格格不入,但是蛆虫疗法卷土重来。 蛆虫治病当然有它的道理 一些零碎的证据和小范围的试验已经显示,尤其是治疗腐烂的伤口方面,用带有消过毒的蛆的敷布治疗,效果比传统治疗方法更有效。 现在,英国科学家展开了一次关于蛆疗法的最大规模的临床研究,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人类怎样从这一疗法中受益。 这是一个严肃的课题,研究将持续三年时间,涉及大约600名病人,耗资达100万英镑。将由约克大学卫生科学系牵头,英格兰北部、中部和北爱尔兰地区的卫 生托拉斯参与。 这项研究的目标是减少每年高达6亿英镑的英国国民保险制度中用于治疗腿部腐烂的费用,改善成千上万的处于虚弱、丑陋、疼痛等状况下的病人的生活质量。 领导这一研究的保罗·里诺博士说:“蛆疗法已经开始应用,但是我们要实实在在地试验这种治疗方法在清洁和康复伤口中的疗效,这也是有关病人生活质量的问 题。与其它传统治疗方法相比,会更快地治愈伤口吗?比如说,那将意味着病人们是不是能够减少到全科医生(GP)那里去的次数?这些伤口将能够快速愈合,蛆 疗法似乎效果会很好。” 美国人对这种疗法的效果深信不疑 81岁的菲利斯·胡姆同意这种观点,因为她有亲身经历。直到她使用了带蛆的“茶袋”,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好办法能治愈她那腐烂的腿伤。 她说:“我的伤口疼痛难忍,但是在使用了带蛆的茶袋后,第一个晚上我就睡了一个好觉,那是我几个月以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第二次治疗后,伤口得到完全的 清洁。当蛆从伤口爬出时,它们一个个吃得胖乎乎的,它们被喂养得很好。” 另一个对这种方法深信不疑的人是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和病理学副教授罗纳德·谢尔曼博士,他主张重新把蛆疗法引入现代临床实践。他说:“这种疗法的主要优势 在于它的疗效,几项研究显示,用蛆治疗伤口清洁得比传统的方法要快,伤口也更快长出健康的‘粒状’组织。另外,这种方法安全、成本低,使用简单方便。” 美国人对这种治疗法的效果深信不疑,以至低贱的蛆去年成为首种被美国国家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批准的用于医学治疗的活体动物。 医生们要做的工作,水蛭做得最好 除了蛆外,第二种软体动物也很快被用于医学治疗,它就是水蛭。 医生们发现,严重受伤的血管、皮肤甚至四肢如果先经过吸血的水蛭进行处理的话,就会有更大的机会成功地重新愈合。 他们对小小的水蛭的作用赞不绝口,医生们要做的工作,水蛭做得最好。 英国Biopharm公司就是一家提供水蛭治疗服务的公司,每年向全球出售5万多只用于医学的水蛭,该公司的卡尔·彼得斯说:“它们能够吸出伤口里的淤 血,在这方面,水蛭真的非常在行。” 另外,水蛭还能分泌出能够将血液稀释的酶,防止血液进一步凝结。像蛆一样,水蛭重又进入医疗方法是因为它们做的工作比人类发明的任何方法都好。 中世纪医学的复兴还没有停止 国际生物疗法协会支持活的有机体在疾病治疗方面的使用和理解,据该协会说,目前正在进行数个研究工作,试验蜜蜂毒液在治疗一些疾病方面的价值,从哮喘到关 节炎等疾病都有可能用蜜蜂毒液进行治疗。而且,早就有关于用鱼治疗伤口的说法,不过,真正引起医生们注意的是一种令人讨厌的寄生虫的治疗潜力,这种寄生虫 是“猪鞭虫”。 这种治疗方法非常简单,我们的免疫系统已经发展得可以与寄生虫共存。如果没有寄生虫的话,我们的免疫系统就会变得过于活跃,引发一些消化方面的疾病和过敏 性肠胃综合症等,生活在我们肠胃里的猪鞭虫可以给我们提供自然保护,这是非常有用的。美国爱荷华大学的胃肠病学家乔尔·温斯托克博士去年进行了一个试验, 发现70%的克劳恩病患者在通过猪鞭虫治疗后症状减轻了,医生让他们喝了含有成千上万个鞭虫卵的饮料后,症状就减轻了。一种类似的调合物在德国已经开始生 产,等待着欧洲医疗品评审局的批准。 温斯托克博士注意到,在消化寄生虫非常普遍的国家,过敏性肠胃综合症就很少发生。猪鞭虫的治疗效果一点也不会让他感到吃惊,但他的一些同事却并不这样认 为。温斯托克说:“一些研究人员不相信这种疗法有效,但是,当面临一种新的观念时,人们总是持怀疑态度。” 生物疗法需要更多的理解 这种怀疑是新一代生物治疗学家已经习惯了的反应,不过,这样的反应很少来自病人。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寄生虫系的高级研究科学家科斯塔·姆科格鲁博士说: “一个不顾一切地寻找治疗慢性病方法的病人通常愿意试一试任何能带来新希望的方法。一旦他们的医生向他们解释蛆清创术治疗法的详情后,他们通常很快就高兴 地接受这种疗法,这种方法可以清理创伤,增加治愈的机会。考虑到令人厌恶这样的因素,来自医生和护士的麻烦比来自病人的麻烦要多得多。” 在生物治疗方面,谢尔曼也不含糊。病人想用生物治疗法,这是一种医学职业,必须克服对这些爬行动物感到厌恶的心理。他说:“我听到那些说不愿意让蛆在他们 身上爬或者用蛆进行治疗太令人恶心的人都是些医院的管理人员,以及那些对慢性的、威胁肢体的伤口不太了解的人。那些患有严重腐烂症、糖尿病性足部腐烂、慢 性腿部腐烂、坏疽以及其他不能愈合的伤口的病人每天都流血流脓,身上发出难闻的气味,他们也无法走出户外。那些看到自己容貌有缺陷的人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 令人厌恶的事,是他们自己那布满细菌的皮肤和身体让他们讨厌,而不是吃掉坏疽的蛆让他们讨厌。蛆能够挽救生命和肢体,病人知道这个道理,他们越来越多地选 择这种疗法。” 偶尔有病人会报告说感到蛆虫在扭动或爬动,但蛆疗法一般情况下与任何治疗方法一样安全,一样令人舒服。菲利斯·胡姆在接受蛆治疗时用的是一个用多孔渗水材 料制作的“茶袋”,里面装有蛆,用一个绷带盖着。她说:“我没有感觉到它们到处乱爬,我刚开始有一点担心,但是现在,我愿意向任何人推荐这种治疗法,我不 理解为什么不能更广泛地使用这种方法。”生物疗法也许没有机器人医生以及神奇药片的高科技前景,但蛆、水蛭、蜜蜂和蠕虫的时代已经再次来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